书摘:《重新理解创业》

航叔在自己的公众号「不举手就发言」里写到:
《重新理解创业:一个创业者的途中思考》是从重新理解失败开始的,当对失败有了新的理解和认知后,我终于豁然开朗,这促使我终于下定决心去写这本书。
对于这本书,我一直坚持的就是要真诚的态度,思考什么就写下什么,写下的文字一定要自己相信的,所以不管是写书的过程还是后期的出版,我都坚持不为外部的其他因素所影响,努力还原最初的简单心态。拿书名和封面来说,也许会有更吸引人的书名,但跟出版社数次的讨论后,我最后还是坚持了现在的书名,这是我想跟创业者分享的初心,希望我的思考能够对正在路上的创业者有启发和独特的价值,尤其是在漫长的寒冬。
新书《重新理解创业》出版之时,第一时间买来看,做为航叔长久以来的粉丝,以及易到早期用户,对易到的过往经历及沉浮唏嘘感叹,好在易到目前正在慢慢回到正轨,期待越来越好。

我的初衷就是要解决问题,我关注到身边的问题,比如出差打不到车,我就想是不是可以有更好的技术手段去解决这个问题,于是我模糊地感觉到可能基于“智能手机+3G网络”能够提供一个在云端的虚拟车队的可能(易到在工商局注册的公司名字就叫“东方车云”)
一个好战略,一定不是听起来特别宏伟、前景特别远大,却让团队无从下手:一个好战略,一定是好理解且容易执行的战略。这是区别好战略和坏战略的一个分水岭。
如果只是把情花很大力气去做小数点以后的事,没什么太大用处。可我看到的现象是,绝大多数公司都在努力做小数点以后的事。
所以我们要认清楚业务的本质,只有这样才能确定公司在某个时期的关键任务是什么。关键任务清楚,公司上下才能形成共识,把全公司之力放在一件事情上。

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:只有大众,高频、低价的产品才值得买流量。

现在作为投资人,我发现我并不怕知道坏事,最怕的其实是什么都不知道。一个公司最可怕的情况是,你间创业者团队怎么样,他说挺好的;你问市场做得怎么样,他也说挺好的;你问业务发展怎么样,他还是说挺好的。什么都挺好的,就是最后结果不好。
在我看来,所谓的对赌应该都是正向的赌约:如果达到怎样的目标,就多奖励你点什么,双方皆大欢喜。

其实,去不去商学院学习没那么重要。在个人成长中,学知识也好,寻找更多的机会也好,真的没那么重要。当你终于感到痛苦了,经历过失败了,恭喜你,你终于有机会可以有巨大的成长了。只是在这个过程中,你要不断复盘、示弱和求助。

还有一个深层次的问题:当我们在思考公司需要什么样的人的时候,也许很多人心里最想说的话是:我们公司需要一个更称职的CEO。这对领导层来说是一个更大的挑战,可我们需要直面,并且深层追问下去,反思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最后给员工一个真诚的回应。

一个企业初创的时候,必然会面临“三无”状态,首先,没有团队,即便有,现有团队也不够健全或者不强大;其次,钱不到位,没有足够的资金;最后,没有成型的商业模式。这些问题可以说是一个初创公司必然会面对的。所以,创业者根本不用抱怨,第一阶段本来就要面临从无到有的过程。这个过程,跟一个孩子生下来不会说话、不会走路、不会吃饭是一个道理。很多创业者总是抱怨:「我没有钱,没有人,所以什么都做不了」。初创公司本就是如此,所以一开始不应该抱着这样的心态去预设创业这件事,重要的是去思考如何启动。
实际上,在0到0.1这个阶段,创业者首先应该考虑的是有没有清晰的用户价值,然后才是成长速度够不够快。即便有很多投资人会问你商业模式是什么,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,作为一个投资人,我越来越不关心这个问题,因为我知道关心也没有用。对于一个处于0到0.1阶段的公司,其实没有所谓的商业模式,创业者给的报表和模型都是做给投资人看的,本质上没什么意义。所以,在这个阶段,只有用户价值和成长速度才是创业者最应该关心的事情。
原先我特别反对所谓的“基业长青”。我认为一个企业的存在,是为了创造更有价值的东西,而不是为了自己活得更久,而基业长青就有点儿本未倒置了。另外,我觉得一旦想做持久,就会变得缩手缩脚,不敢尝试,也不会继续冒险。基于这样的理由,我曾经非常反对基业长青,但当我自己的时间感改变之后,有一天我突然理解了,基业长青并不是在提倡保守,而是一种生存哲学,一种更积极的态度。基业长青不是为了“长青”而去躲避风险,而是站在未来考虑现在。在未来,你肯定会面临一个全新的时代,它的大势是什么,将去往哪里。如果用未来的视角审视现在,你会为了未来那个时代思考今天该做些什么,提早为未来做好准备,用更积极、更勇于探索的态度经营企业,这才是基业长青的方式。
所以,重新理解基业长青,核心就是今天要不断地为迎接明天的挑战做准备,更多地着眼于未来。不论是对公司还是对个人,这种更积极的生存哲学,将更有利于你思考企业成长和未来走向的问题。

如果我们已经感到了慢,你可以诚实地问自己一个问题:“是不是因为企业还没有找到增长的内在规律、逻辑和动因?”也就是说,我们可以慢,但是必须要知道怎样做才能增长。
对创业者来说,核心的意义不是看到,是要看穿,也就是你对某一个新的趋势,是不是有足够深刻的思考和洞见。
所有企业的本质都是时代的产物,所有的企业都是大势所趋、应运而生、顺势而为的结果。意识到这一点,就需要我们对时代很敏感并有很深刻的洞见。

所以我觉得做投资首先要有归零的心态。作为一个有过创业经历和经验的人,也许很容易看到别人的问题,但是然后呢?对投资人来说,不仅仅是要看到问题,更重要的是要看到机会。如果看到的都是问题,最好的选择就是什么都不做,因为大部分项目都有一大堆问题和风险,难道哪个项目都不选吗?用这样的方式做选择也许正确的概率不低,但是你也将错过更大的机会。
其次,投资本身就是一件专业度很高的事情。尽管过去作为创业者无数次地和投资者打过交道,但说实话,对投资的专业性,包括制度怎么设计、怎么安排,条款上应该如何规划等,都需要重新学习。在专业投资方面,我就是一个小学生,不会说因为我经历过创业,有人知道我,就有很多项目来找我,我就如何如何,这个心态是不对的。
最后,从方法论上,要努力构建属于自己的投资判断认知框架。因为任何一个投资,看到趋势没有用,更要努力地看穿它,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,做出一些别人不敢做的事这才有意义。
从“看到”到看穿”的过程中,真正的“看明白”是行动,没有行动的认知就没有真正的明白,而且必须要用空杯的心态学习投资,要多看到别人的机会。
暂无评论

请到【后台 - 用户 - 我的个人资料】中填写个人说明。

发表评论